025-27660234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新发布的非法渔业捕捞指数带给中国什么启示?

2020-11-10 06:35上一篇:你会为飞行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支付额外的费用吗? |下一篇:没有了

评分表明,中国在掌控非法、并未报告和无管制捕鱼方面任重道远。图片来源:U.S. Coast Guard非法、并未报告和无管制(IUU)捕鱼的全球指数于今年2月份公布,它对各国的风险程度及号召程度展开评分。剩分成5分,而中国的总分成3.93,在全球152个沿海国家中分数低于。这项评分很关键。中国从很多方面说道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渔业国家,享有数千艘渔船和运鱼船。

新发布的非法渔业捕捞指数带给中国什么启示?

这些船的作业范围不仅仅限于中国专属经济区(EEZ),还电磁辐射到中国海域之外的其他地区,各主要的海域都有它们的身影。中国还是全球三大海产品市场之一,同时既是世界仅次于的海产品出口国,也是第三大海产品进口国。IUU捕鱼每年导致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渔获损失。它伤害了科学研究及渔业管理活动,对鱼类种群造成了极大的环境影响。它是妨碍政府和区域渔业管理的组织(RFMO)构建渔业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将避免IUU捕鱼分开列入一项完全一致商定的国际目标。虽然无法将问题全都归咎于IUU捕鱼(违宪的渔业管理制度和不当的补贴政策也影响了渔业的可持续发展),但它的确是全球社会必需处置和解决问题的关键问题之一,这样才可以大幅提高渔业管理效果。IUU指数:对比的基础IUU捕鱼指数由波塞冬水产资源管理公司及“压制跨国有的组织犯罪全球倡议”的组织共同开发。前者是一家渔业和水产养殖咨询公司,后者为自然资源研发方面有的组织犯罪的日内瓦非政府专家网络的组织。该指数为取决于所有沿海国家IUU捕鱼风险情况及号召程度获取了一种手段。分数较低指出再次发生IUU捕鱼的风险水平很高,而分数高则指出此类风险水平较低。但是,这些分数未获取一个得出结论适当IUU捕鱼水平的“度量标准”。该指数由40个指标构成,分别限于于全球152个沿海国家。大多数指标都是基于公开发表的信息,而一些信息是通过结尾的调查问卷搜集到的恢复。

新发布的非法渔业捕捞指数带给中国什么启示?

根据每个指标与IUU捕鱼的涉及程度,彰显它们低、中、较低三个等级的权重。各指标依据国家“责任”分成四类:沿海国、船旗国、港口国和总体责任。每个指标还被区分成以下三种“类型”:脆弱性 – 与有可能再次发生IUU捕鱼的风险有关;发生率- 与有数/疑为IUU事件涉及;号召 – 牵涉到IUU捕鱼的处置不道德。脆弱性和发生率评估的是实际或潜在的风险情况,而号召程度则评估了各国在解决问题IUU捕鱼问题时的行动力。分数由1分(好/强劲)到 5分(劣/很弱),依据各国的职责和指标类型展开评分,从而明晰地说明了根本性挑战所在。该评分可以对各国展开名列,并分别评估他们IUU问题的再次发生风险和号召程度。如果持续对所有国家/地区展开评分,那么该指数可作为世界各地区和海域的IUU风险及号召程度对比的基础。这样就可以确认IUU捕鱼风险的高发区,从而确认必须强化压制IUU捕鱼工作的国家和地区。这些评分还有助确认必须立刻采取行动的薄弱环节,从而压制IUU捕鱼活动,特别是在是沿海国、船旗国、港口国或总体责任国在国家责任和最佳实践中方面不存在的脆弱之处。但是,这些指标所包括的用来对各国展开评判的因素总是受限的,仅有解决问题该指数范围内的薄弱环节则过分局限。从这个意义上说道,该指数只是一个工具,利用其可以确认国家和区域层面上展现出较好和较好的普遍领域,并认为那些可以从采行的行动中获益的国家、地区及责任。中国的分数与名列该指数表明,作为船旗国和港口国,中国面对着最不利的挑战。它在沿海国家和总体责任国中的名列比较较好(分别分列第13和第4名)。作为船旗国,中国是152个国家中IUU捕鱼活动脆弱性最弱、发生率最低的国家,其号召也位列倒数第二。总分成4.7,这是中国分数低于的一项。这指出中国作为船旗国所面对的监管压力仅次于。作为远洋捕鱼国,中国具有可观的全球船队,其捕捞船只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使其不易受到这些船只违法行为的影响。从IUU列表中的船只数量、渔业观察员和MCS(监测、掌控和监督)从业人员的观点以及在国际媒体中经常出现负面新闻的数量来看,中国船只仍被视作全球IUU捕鱼活动的推动者。在对IUU的号召方面,中国在积极主动地与国际社会合作以遵守其职责,以及在遵从RFMO船旗国义务和国际管制框架方面还不存在差距,不论这些框架是有约束力的、自发性的、还是建议的最佳实践中。中国作为港口国的得分成4.67。涉及的脆弱之处在于不仅有大量的渔港必须监督,还要对停站的大量外国渔船展开专门的检查。

新发布的非法渔业捕捞指数带给中国什么启示?

中国港口再次发生IUU捕鱼涉及交易的几率被指出十分低。之所以给人留给这种印象,部分原因是因为作为港口国,中国主动采行的应付措施十分受限。中国不是2009年《港口国措施协议》(PSMA)的缔约国,仍未修筑容许外国渔船转入的港口,其遵从RFMO港口国义务方面的力度也较脆弱。应当留意的是,在计算出来总分时,该指数没将脆弱性和号召展开任何形式的统合。如果将中国作为船旗国和港口国的号召分数与其在完全相同责任范围内的脆弱性分数交叉关联一起的话(从总体风险分析角度来看具备合理性),那么中国的整体分数更加不容乐观。在考虑到总体风险类型,即所有责任的总和时,中国在IUU捕鱼的脆弱性和发生率上是152个国家中最低的。虽然中国的总体脆弱性分数与“紧随其后”两个国家(日本4.28;俄罗斯4.22)之间差距比较较小,但总体发生率(4.19)与第二名(中国台湾3.56)和第三名(越南3.11)之间的差距极大,突显了中国所面对的极大而独有的IUU捕鱼活动风险。就整体号召分数(3.37)而言,中国排名第22位,有21个国家的展现出很弱于中国,而且与展现出最好的国家(新加坡4.29)之间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整体分析得出结论的结论是,中国再次发生IUU捕鱼活动的风险在全球范围内是最低的。采取措施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一般而言,减少IUU捕鱼活动可以采行的行动十分受限。一些因素是无法增大的,如中国专属经济区的面积大小等。而另外一些因素,如灰色区域的解决方案,或渔港的数量,则有可能作为中长期规划的目标,但一般来说必须很长时间才能取得成效。然而,该指数确切地指出,中国可以而且应当在一些具体的领域采取行动,通过大力提高其处置这些风险过程中的脆弱、不足之处,来减少IUU捕鱼风险。在国际舞台上,作为船旗国,中国对挂其国旗的渔船,还包括在区域渔业管理的组织的首府下,以及在国际法律条款规范下,其负有责任的船只,具有切身的关系、责任和义务采行极力冷静的行动,保证这些渔船的运营合乎限于的规范和规则。鉴于中国大大快速增长的消费市场和对海产品的市场需求,制订和实行有效地的港口国措施,以及用经济手段解决问题IUU捕鱼和IUU产品贸易问题的重要性不会在未来几年中较慢突显。